上NLP后的自我察觉【二】

上NLP后的自我察觉【二】

解离与融入的体验与分辨。

在阿德老师的引导下我做了几次经验回溯,发现我解离状况偏多。

首先是云霄飞车,带了两段我都是解离的,我回溯了两段不同时期的云霄飞车。

上NLP后的自我察觉【二】
上NLP后的自我察觉【二】

第一段,我趴在栏刊上慵懒的看见一位小女孩跟她妈妈在做云霄飞车儿童版的,有米老鼠耳朵的那一种小型云霄飞车,上坡下坡都会跟着倒数的时间,看到的视野是整体远方由左到右的跑了一圈..看着小女孩很安全的很开心的下了车。

第二段,是国小高年级的时候,大概是毕业旅行吧!这个过程我像个游魂似的漂在那个女孩的。

前方:可以看到她后座与右边的同学,甚至是看到周遭场景倒退(云霄飞车前进下)。

上方:小女孩的头皮,云霄飞车的整体一长串,前端铁轨的长相。

下方:云霄飞车小女孩的下方,可以看到齿轮,油腻的齿轮油吗?轨道..。

下冲的那一剎那,我飞到小女孩的左上方,用很快的速度跟随着,看着她的发向后飘着,听着大家的尖叫声,再来是愉快的事件,我想了一个大学时候上台接受校长颁发的奖项,一样是可以看到各种角度,很开心的还有空照角度,于是第二次我开始学习融入。我发现我的视野受限制了,我只能看见校长的嘴以下手拿奖牌要递交给我,之后放眼看过去,看到台下的人鼓掌,我的伙伴帮我拍照纪念,我在乎的团队在下面叫好的画面。

重新体验当时的自信、骄傲、开心、种种情绪。

当阿德老师解释习惯性解离,我的状况的时候,我点头如捣蒜的原因是,这个荣耀被我遗忘了好一阵子,是最近整理家里看到纪念照片才想起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但对我而言这只是一种成果纪念,SO?

接着练习不愉快的事情,我依然是解离的。但是我很清楚的感觉距离有些近,于是我在想: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还是被训练的产物?人的一生,总是会经历过许多起起伏伏,在这些经历过后,一些心理转换历程的当下,做过许多训练,会被影响吗?

无论这个答案是什么,时间点是重要的,能够察觉到自己需要解离跟融入的时间点后做到,内化成习惯、变成本能。

大部分的伙伴在快乐的事情上都是融入的、而我却是解离的状态;

悲伤的事情,似乎一谈到,脑子就被勾出事件跟情绪,融入的机率大一些:有时候是选定了,从融入到慢慢解离;有的是闭上眼睛正要开始冥想时,就自动解离了。我的自我解释是,为了保护自己,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做了解离的选择。然后冷静的思索解决方案,快速执行。

没错!车祸事件是这样跑的,事发后,日本总公司、香港、上海、台湾分公司都传着,丝雨表现异常冷静和沉稳,多亏了她,危机处理的相当了得的名号。是我本能救了我,当下选择了对我最有利的方式─解离。但是在进医院后我却一直被融入困扰着,直到回台后半年都是不断的融入,重复着事件发生,体验当下的所有事件与情绪甚至是疼痛。

很开心的是我经过训练之后,找回了解离,减轻了痛苦,看事件的转变。矫枉过正吗?我的融入被我遗忘了吗?我找回你…我看见你了,谢谢你还在。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