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雨體驗快速恐懼療法

丝雨体验快速恐惧疗法

在阿德老师的带领下,我体验了「恐惧快速疗法」。分享一下经验与自我察觉。在这之前,我以为我在医院做过这么多的训练,经历这么久的时间,加上自己的努力,及催眠的效果,大陆车祸后的恐惧淡忘的差不多了吧!?

絲雨體驗快速恐懼療法
絲雨體驗快速恐懼療法

我心理真的是这么想着的,不过,不知道怎么着,在学习的这两天,我的胃抽痛着,好一阵子没有胃痛了,在紧张什么呢?当老师发表「恐惧」的定义后,脑子里马上浮现这件事情,瞬间身体做出了反应,根据训练有术的经验,已经能当下判别,身体的细胞记得这件事情,僵直了的背,左手开始不自觉的发抖着,是的!我知道我感觉到,你还在,还且有些变本加厉。麦克风轮到我的时候,我察觉到我的声音颤抖着,我尽量缩短陈述,不让脑子跑太多画面出来,我告诉我自己:放松、放松,已经过去了,直到把麦克风递出去后,事件还在身体里回绕着。

发生大陆车祸这个事件后,当时在中国不断转院、半夜转院到香港、观察几天后转回台湾医院,过程中,我都必须要一遍又一遍不停的解释给每一位新加入的医生,有关事情发生的经过,而对于关心我的同事们、长官们、也都要重新回忆并描述一次,我的脑子里因此不断刻画并加深这个记忆。加上回到台湾后遇到了一位医生使用了「排山倒海法」进行催眠,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咬着牙、全身僵硬并发不自觉抽搐,结束后,医生还后暗示了我当晚会作这个恐怖的梦,要家人给我多支持。于是,从当晚起,我就重复的看到血看到血看到血…陷入不敢睡着的深渊。还有神经内科医师因此笑着问我愿不愿意让他研究我的脑波,说这样的案例很罕见。而在因为左侧偏瘫住院期间,另一个派别的医生们,对我采取「系统减敏感法」,开始每周一次做「身体回馈放松系统」,有一台计算机仪器、一堆线连着脑波跟手指头、肚子、训练腹式呼吸法,眼睛看着屏幕显示着自己身体目前的呼吸状况,藉此学习正确的呼吸方式,以及冥想放松。在我习得催眠后回顾那一段,原来那位教授对我的引导就是催眠。

课堂上,我很感谢老师给我机会让我上台做示范,在NLP的快速恐惧疗法过程中,我在第一次回忆车祸情节的黑白影片时,那一切仍然让我惊悚的狠狠抓了电影院里座位的手把(那正是阿德老师的强壮手臂),此时老师提醒我看着正在放映室看电影的那个阿德跟丝雨。这时的我从放映室往前看到白色的屏幕上,放映着画面相反的电影,我的放映室是在电影屏幕的背后不远处,透过白色布幕还能看到远方中间那排坐着两个人,左边的阿德跟右侧丝雨的正面表情,随着阿德老师的再度提醒,我才飘到正确位置,看见阿德跟丝雨的后脑杓,约有五排椅子空间的距离,昏暗的电影院。接着开始放映着倒带影片,我的身体从有抽搐的反应到我的手指头渐渐放松轻轻靠着手把,我忘了我是看到第几次的时候,左后方传来打呼声音,这种立体音效加深诱发我的催眠恍惚状态,我呆滞的看着屏幕快速拨放着倒带影片。坦白说事后我回忆不太起来影片内容,倒带的影片有时是白色的破碎画面,有时是黑白,有时是彩色。

但之后,再次想到大陆车祸这件事情的时候,脑子里自然的浮出来的是那一场无厘头的倒带电影。我可以开始开车吗?测试未来时我认真的想着:似乎多了勇气可以打开车门坐进去的样子。我这样的回答了。这晚,大概是当时身体太紧绷、太累的关系,身体出现些许的酸,睡觉的时候整个身体像是深深陷入床垫里那般沉沉的睡去。

星期一上班了,再次体验搭车,奇妙的是,因在大陆出车祸后而产生的搭车恐惧不见了;但脑子里却又跳出了另一个画面,竟然是我N年前在西班牙发生过的另一场车祸。那一年也是有捡回一条命的感受,全家人虽然平安,但都大受惊吓,只是车祸当时自己却是异常冷静的望着车子,车子中心轮轴都断了,引擎盖前还冒烟起火,而且险些就要落入山崖下,这些年来我一直遗忘了这件事情,潜意识挑出来让我感受着。我开始合理的怀疑,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场车祸也是心灵受了创伤呢?无论如何,星期四的晚上,因为对速度的恐惧没了,莫名的鼓起勇气,骑了久违的摩托车,想到夜市里晚餐,太开心的缘故吧,我买了一堆东西,忘了吃饭。我是怎么办到的?嗯~带上安全帽,发动车子,分两次平衡起步,心情忐忑不安的。从地下室冲出马路后,我知道我办到了。

快速的处理快速的解决,脑子快速的学习,脑部快速建构新的连结 ,我带着我的疑问,上了第二周的课程。这周六,一早的实习时间,我请仁鸿同学帮我处理了西班牙那场车祸,我明明知道流程,但是过程中,我竟然哭了,当下我心里知道,并且讶异着,潜意识给我的讯息:当年车祸后的当下我是恍神的,压抑着的,我选的安全点明明很安全阿~怎么每倒带一次,我就感受更忧伤的氛围笼罩着我,仁鸿同学停下引导了,而我就这样完完全全的融入了电影里一开始的停格画面中,这次终于哭出来了。事后我反省着也许是我的安全点选的不适当,选在创伤后的否认期做为我的安全停格点,是不是应该在完成期的安全点才是正确的呢? 阿德老师给我一个很好的答案:但也或许是潜意识给的、潜意识选择安排这个点,它需要被处理阿~

是阿!一切的安排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剩下的讯息,是在提醒自己安全还是很重要的,就这样地,困扰我两年的搭车恐惧,我得到了解脱。当天晚上,我又兴冲冲的决定在一个封闭道路练车,调整好椅背,踩了煞车,放下手煞车,打挡进入D,有些害怕,因为我练考驾照时练的是手排而不是自排。车子启动了,旁边几条狗在吠,还追着车狂吠,我紧张的关上车窗,心里担心压到狗,决定加速摆脱牠们。就这样的来回了几趟之后突然意识过来,我在开车耶。赶紧请另一半拿出相机帮我录像,他边录像边说应该要拍他:因为只有他有勇气搭我的车吧! 我2009.5.16晚上9:30开车了,一小段路,买了东西,绕进了拥挤的小巷,下了B2停车场,倒车入库了。

当天晚上马上遇到帮我做引导的仁鸿同学,第一个跟他分享我的兴奋喜悦,接着在老师的部落格上留言。

感谢阿德老师与世勋老师的指导,让我经由两次的恐惧快速疗法后得到解脱,拾回勇气与信心。以前我在万芳医院的咨商师鼓励我走心灵这一块,他说:能从创伤症候群走出来的咨询师,比念理论的咨询师要有说服力吧!因为自己的经历,所以当时努力的研究了「创伤症候群」,了解心路历程转折,期间念了很多书,做了训练(从排山倒海法、系统减敏感法、催眠解离、到今天的NLP课程),我感谢这一切,希望未来的日子里,我也能像老师帮我一样,去帮助更多其他有需要的人。

因为我相信,我可以得到疗愈,相信你们一定也可以。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