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七‧想为社会大众把关还是想偷师?

这一晚,我遇到了一位在网络上因为好奇我的服务项目的个案,

20150329_2

在确认题目时发现他的我执非常的重,在思想上也容易出现负面情绪字眼,以及质问口吻。
他说:我倒想看看你是怎样的一种问答方式!!
我说:那么有想要解决的项目吗?
他回答:我正等待你的引导。一附我看你能变得出怎样的把戏的质问。
几次反复交叉询问后发现,这位个案没有特别想要解决的项目,
硬是说要有,大概就是想知道我是运用怎样的手法
由于该个案上过几堂休闲治疗,
也被老师在关上灯后黑凄凄的环境下有那么一回被催眠的经验
所以对我的手法相当感到好奇,并且说是要帮助我完成作业个案部分。
说是想要帮我,没有任何期待想要得到什么,说只是好奇

花了些许时间强调我不是治疗,只是协助沟通
他告诉我,他明白且清楚了解我不是治疗之后,
仍然出现以下的对话在沟通中,
我期待心情更平静些
能听到更能够让我所信服的话就能让心情更平静
「我没要什么结果,只是希望能听到更能够让我所信服的话」
「我是个难搞的病人」
沟通中不断跟我强调: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责任有多重
咨询师的责任有千百万倍之重,您所说出来的,要能让我可认同
即便我提出例子:你去看感冒..医生开给你药~你回家后不吃..责任归谁?
何况我们不开药只沟通
也对!但你们的每一句话,就是药
在这个个案的定义下,毎句话都是药,而他是个病人,
还说看您丢出来的适不适合吃啰
他清楚的知道他有选择的权利,决定权也在他,
但是他说得找到ㄧ个彼此能有共识的点
你该不会是想听我讲道理吧?我说
否则,病人怎么信服于您
病人?我不医疗不医治病人阿!
就纯粹跟您聊聊,看看能否帮到您,也看看我能有什么收获
(后者才是他的目的)
找个人能够说服你这样你就舒坦了?
原则一:把握住自己应该守的责任就不会被拖着走

谈着谈着进入认知修正,
他说:不过…想想,会找上你们的,不就是心理病了吗?
我回答:医院跟庙宇有很大的不同
在古时候..大家都会去庙宇求签,因为在那里可以有心理依归~
古代庙宇扮演的脚色就是心理医生,后来加入了西方思想
可以这么说
在西方有心理师,所以衍伸到现在有了心理咨询师
但是心理需要依靠~并不一定都是心里有病
除非..你自认为你心里有病
也对,或者说….只是想找人说话,换得一些认同,找到共识(
他想要确认我的心态)
很多人上教堂..也会祷告跟告解,但这不一定是心里有病阿
个案同意之后竟然还猜测我是师大心理的学生
原则二:耐心解说协助沟通与医院医生的不同

个案说我只是想看您要说什么(当下我真的很想说我不是叶教授)
当我替他整理了他说过的话:别人的话必须得让你觉得有道理,
然后你就会平静~这是你方才说的呀
他又开始辩解:阿勒?不是这样吧!我并不是这种意思耶~
所以你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平静的原因不就是大家都说服不了你?
所以不平静? 那么~你要一个应声虫~做什么呢?
在我整理的同时,个案自己也惊讶他自以为什么想要一个应声虫,
但是表意识的他坚称:这不是我的本意阿!!

终于开始进入本番,正式来啰~
我用迅速的许可与权威式引导下,给他超载的讯息,诱出
只是,很想知道透过文字,是怎样的一个催眠法
那你希望,我透过与你谈话,能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他很专业的不断挖坑给我跳)
当然在这言谈中,我会希望听到我觉得有道理的东西
我只是想看看,从你的口中,能否有一些听的进心里的话
言谈之中能让我深刻的句子
想要得到的收获….其实就一样,看是不是有能够打进心里头的话,
让我所能思考
听进去、思考、是否从中体悟,听进去不代表能完全接受
最后在真的得到了~真的给你了~你能分辨吗?我说
打中了,达到了他心中的那个点(这句话满足了他的目的)

他给我的评语是:
我觉得你们这种咨询师,帮助更多的人,间接解决了一些社会问题,
这个伟大的任务,交给伟大的妳吧!
跟你们这种专攻心理学的人聊天,有点恐怖,都不能做坏事厚
事情都还没做,就被看穿了
不过看来你的心态很不错,真的很用心,(他想找的共识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说”未来的心理咨询师”,
可以用很长的时间来了解你的问题,并进而观察,有需要的人,可以试试。
是个用心专业的好老师^^

后语:利用催眠的手法扭转了个案的思考方式与见解,从负向思考导向正向思考。
必要多样化的体认更深一层了。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