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二‧近期目标的立定

B找上我的时候为了沟通题目而烦恼,因为想要的太多,很乱很烦理不出头绪。

small__5474419617

于是我为她整理了几次思绪,离清楚问题与近期目标该如何建立。
第一次她给我的近期目标是「提高稳定度」,因为她最近会忽冷忽热,作事情会三分钟热度,自认为对目标的持久度太低了,在我的引导之下她发现,要达到这个目标「高稳定度」,必须拿到专注、自我了解、信念、执行力跟耐性这五样就能达到高稳定度,而这些都是可以独立出来的新目标。
个案留下了这样的语句:我想要的目标居然要透过其他相关的五项事物去获得,这样不是无限扩充了吗?我问她想先解决这五大项?还是要缩小妳的目标?
她选择了缩小目标,她体认了她含糊的目标不是近期目标。
个案在惊讶之余,告诉了我,她最近行为脱轨自认为跟耐性有很大的关系,于是B在第二次改了近期目标为「提高耐性」这个项目。
在我的引导与沟通后她发现,B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没有耐心,所以B又再度更改了她的近期目标为「不害怕失去」。
在第三次的引导之下,一开始她说:她害怕失去所爱的人,但是引导完后赫然发不害怕失去他是结果带来的附加价值。现这位所爱的人变成了附加价值。
这回个案给了我一个她当下的表情:囧(抖)..
我鼓励她,很多人都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陷入痛苦。
而上述的这些引导沟通只花了半个小时不到。对于厘清问题真是快速有效且相当的方便。

以下是个案B给我的回馈文:
我想,这的确是个相当奇妙的经验;
虽然梦境也经常给我类似感受,
但那终究是不同的,我知道且明白。
梦境不会让我产生豁然开朗那种顿悟,
它往往只携来优劣未可知的征兆潜进我的表意识里张扬。

现在回顾起来,
那将近两小时的时间简直像场梦。
一个甜美而哀伤的梦境。
即使混杂了些微哀伤,但整体氛围而言依然明快。
正如姊姊给我的感觉那般,温暖和煦。

不知是她们来见我,抑或者我想见她们的意念感召。
那些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女人,
一个个现身在画里且微笑。
不知道她们是否望见我了,可那又有什么重要。
与我有连结极其攸关的,自会互动吧?
我从不强求,纵然极其渴望。

『妳是谁?我们见过吗?』
那面孔好熟悉,柔和的线条有些似曾相识可我却想不起。
妳说『跟我走。』我就真的跟着妳走了。
就算受伤,我也不愿失去对人性的信任;
这世界那么美好,放弃了多可惜。

移动的时空应该很遥远吧?
虽然我所能见得的,只有那瞬间光影变幻,
可时空感却那样漫长而凝重。
彷佛挖掘着我不愿面对,长久以来深埋心底的什么。
那些我说不上来的零碎片段。

『这是哪里?』
妳笑而不语,似乎希望我能自己觉察自己思索。
环视周遭,什么都好熟悉。
可以肯定的是─我必然来过这里。

妳是★。
我恋慕女性的初始。
我好想念妳。妳知道吗?
妳会知道吗?

妳让我进了那个世界,自己却离开了。
『我该走了,妳要加油!』
妳只说了这些,然后转身离去。
我伫立原地不知所措。
多想和妳一样温暖和煦。

也许妳知道了。
一见到妳,我的悲伤就无止地倾泻着。
没有太多其他的情绪,单凭一股欲泣的冲动。
我哭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只有ㄧ眼落着泪。
连这种时候都要保持理智啊?忍不住自嘲起来。

画面快转,我看见前女友和她的现任女友愉快地笑闹着;
〥站在略远处。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见到她们。
她们怎么都与我无关的。

刻意别过她们,我上前找〥攀谈聊天。
不知是我脸色奇差过于明显,还是戴玮察言观色技高一筹。
她回过头去,看了看前女友她们两眼;
又看了看我,说道─没想到妳还这么在意她啊。

这于我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可我真的不在意了。
为什么她们要出现?为什么?
不是和解了?难道不能好聚好散吗?
我心里有着无数疑问却不得其解。

亲爱的前女友。
我一直由衷期盼─
彼此在分开之后,能有更美好的未来。
因为我们从不是对方渴求的伊人。
我无从得知妳怎么看待我这个前女友的存在,
但我想祝福妳,真心希望妳能够幸福快乐。
如果可以也希望妳能祝福我。
然后,我们成为彼此生命中的陌路。

〥企图逗笑我,
我开怀地笑着。但愿日后也能这样一直笑着。
并且,把温暖带给尔后将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所有人。

当晚做的梦境也入了稿:
那是森林吧?眼前一片蓊郁。凑近细看才发现是低矮灌木丛生;
不过无所谓的,绿意总让人不由得欣喜。
我只身走进了灌木丛,途中景色没有太大变化一如初见。
自己一个也毫无惧怕,约莫走了十分多钟,植被低下转入草原。

忍不住扬起嘴角;不知为何─山景总比海色更能引起我心中潜藏的平和。
而草原又正契合了我意识里的美好景致。
天气挺宜人,不冷不热气温适中,阳光和煦有微风;心情随之也飞扬。

我漫步草原上。远方似乎有人正朝我走来。
距离太远,以致我看不清,只隐约见得人影由远趋近。
直到她走到我面前不远处,我才辨识出─
那人原来是★。

『我很想念妳。』我说。
她微笑着,再次握紧了我的手,像初见。
『跟我走。』她说。
她想带我去哪?心里不禁泛起疑惑,可我抑下了它。
『晴不会害我的。』我如是想。

我们静静向前行去,路上并未攀谈。
也许当初奠下的信赖和情感已然超越言语。
故不庸说,亦可知。

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吧?
情感上,纯粹而美好的知熟。
弭平语言、情绪和恐惧携来的锐刺。

一栋木屋映入眼眸,晴轻轻转开门把。
动作温柔与她给人的印象全然吻合,然后牵着我走进门内;
『这就是妳想要的。』★笑着这么说。
她推了我一把,转身离去。

我走进木屋深处,带着畏惧还牵着一丝说不上来的奇妙情绪。
就这么望见了〥。
我木然了,吐不出只字词组。
可她对于我的出现却没一点也不意外,彷佛出于意料。
只浅浅地说了句─『妳来啦。』
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〥就在我面前。

『去散步好吗?』我边说边走到她身边。
然后一派轻松地执起她的手。
感受她掌心的温度。即便天气宜人,心底仍有暖流通过。
比一双暖手更令我惊讶的,莫过于─
“她并未拒绝”这个事实了。

倘若冥冥自有定。
那么,遇见妳;则是我幸。
能和妳一起走吗?
人生的某个桥段抑或者更多。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