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十‧寻找另一半

这是一趟很奇妙的前世今生的心灵探索之旅,在深呼吸后,闭上双眼,静静的躺在温暖的沙发上,静静的静静的身心放松。

20150401_1

首先是进入一座森林,两边的青草绿地,我试图寻找自己的位置。

18世纪的欧洲,一位英俊挺拔的公爵,当我聚精会神的看着他,
这位法国的绅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礼貌性的轻稳着我的右手,
并做了短暂的自我介绍,受宠若惊的我也害羞的点头回礼着。

第二段我进入的世外桃源,在这里每个人身穿白色的罗马式礼服,
就像是希腊神话的神众神,右手边有个很大的喷泉水池,为了喝口泉水,
往水池里一照,我看见了我自己,瞬间,我也变成了美貌的少女,
泉水味到很甘甜。围着水池的大家都很开心的弹奏着自己手里的乐器,
不久之后,有一位美丽的女人像我走来,飘逸的金色长发,正弹着竖琴,
她发现了我,她很亲切的问候我,并询问我会哪一种乐器,可以一起合奏,
我说我会排笛。边合奏的过程我发现她是维纳斯姊姊,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
我做着小船回到了我该属于的地方,我的世界,我的家。

在克里斯吉的小岛上,有座很大神殿,而我是这座小岛的小淘气,
因为受不了丈夫严肃与无趣,他日以继夜的繁忙于工作,
所以我都会变身成小男童游泳到那座世外桃源。
迅速的我躲回左边我的卧房里,躺在床上假装成我的侍女立即为我更衣,
卧室很大,有张很大的大床,白色的床组,四着枕头,外加四根木柱子(床柱)
并附有白色纱帘,摆饰很简单。有三面过半墙的白色窗,一个白色的梳妆台,
右手边还有白色的大衣柜,但是里面只有六件制式礼服,粉绿、粉红、粉黄、
粉紫、粉蓝、白色,这些是从星期一穿到星期六的衣服,白色多穿一天星期
日。没有变化的日子,这里没有冬季,全是白色的建筑,蓝色的海域,应该说
是窒息的冰冷空间。玩累了,要休息了,躺在舒适的棉制品床上,沉沉的睡去。

再度醒来,我置身南法的沙滩上,一个人漫步在白色的沙滩上,
没有人的沙滩上,海水依然很清澈,海滩上散落零星的贝壳,
当我再往前走了几歩,发现了一个小木屋,却没有人住在这,
我好奇的推开了木门进去,是一张很厚重的原木桌,
餐桌上只有一个玻璃杯跟一个小壶,所以我想主人应该只有一个人吧!
因为口渴所以也就倒杯水来喝。我再次有礼貌的呼叫:有人在家吗?
还是死寂一片,我穿越了后门,出了小木屋,在眼前有座小桥,
过了小桥竟然还有回廊,回廊的尽头有百坪的大房,平面式的同样木制屋。
进去后看到了一张画像,望着画像中的女人,开始不停的流泪,
她是一位近代的名伶,英年早逝,在一场车祸中丧生,
渐渐的我的记忆跑出了所有被我遗忘的讯息,原来我迷失了18年,
而画中的女人正是我的亲姊姊,我们小时候是在葡萄农园长大的小女生,
在我6岁时我父母亲都过世了,我们两姊妹是被种植葡萄园的舅舅所收养,
我们是南法的乡村姑娘。姊姊因为天赋异禀,美艳动人,
所以很年轻就进入了演艺世界成了当时的名伶。
回过神,我届满18岁,也在一间酒吧驻唱。在后台,
正当我凝视镜子中的自己,我的外表与姊姊不同,个性比较活泼,
外面的司机提醒我时间到了该回家了。
夜晚总是有点忧郁,抹了妆,例行的唱了香讼,爵士蓝调情歌,
偶而来点及性爵士,或是义式小情歌。
每晚都有位英俊潇洒的花花公子哥来聆听我的表演,
例行性的问候与赞美,或许现实与爱情是有距离的,
我想我单身比较有安全感。

就这样过了40年,年迈的老婆婆回想着她这一生颠沛流离,
到老还是孤单一个人,瘦小的身躯,身穿金色绸缎套装,
却掩饰不住经历沧桑的失落感。冬天,坐在摇椅上,摇摆着摇摆着,
女仆奉上了英式伯爵茶,每天下午的优闲时光。

在这些过往之中,
我想我经历了类似浅眠状态诱发潜意识探索自己今生为什么还是恐惧不敢结婚的原因。
还满意外自己有外国人的经历之外,
认清自己不是”配不上”,而是累世都在学习有个伴是否能让我更有安全感这个课题。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