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恐惧 — 我所知道的恐惧,以及NLP的恐惧症快速疗法(三)

透过先进们的实验,我们可以整理出并理解我们的恐惧学习,每一种情绪经过大脑,都是一种快速有效的学习,正向情绪堆栈正向心锚,负向情绪亦同。

20150213_1
丝雨经常应用的手法是阻断与重建法、置换。
阿德老师文章提到的杏仁核不是吃的嘿!
特地找来了解释文给大家参考:
*杏仁核Amygdala其一的功能是掌控愤怒的情绪和恐击性行为。
杏仁核让我们知道,负面情绪不愉快的一面,包括我们对死亡恐惧的来源。
杏仁核的内侧,对提供生存技巧 ( 攻击或逃跑 Fight or flight ) 。杏仁核的外侧是,厌恶式学习经验 (aversive learning experience) 的主要因素,但对正面学习经验亦有些影响。这是所谓胡萝卜与棍子的理论 (carrot—and stick approach),其过程牵涉到系件性制约 (conditioning)。
引用:Wilkie Choi NS/ NLP Trainer ACMC 生命导师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46803233974
—————————————————————————————————————————————–
(接续上篇)
这样的模型也不算是错误,但是, 还好随着科技的发展,终于有人画出恐惧的神经路线图给画出来了.
纽约大学的认知神经科学家李窦利用老鼠研究”声音–电击”.拜科技之赐,我们可以探索大脑.
所以,李窦知道甚么时候声音进入大脑,甚么时候被整合成有意识的知觉,也知道三个重要的中继站.
声音在脑干被处理,然后到视丘,然后才进入听觉皮质区.
李窦用外科消去法,将一只健康的老鼠逐步除去大脑的某个部位.假如你除去这个部位,他还是可以学会声音跟电击的连结,那么这个切除的大脑部位就不是恐惧制约的必要条件.
当李窦切除最后面的听觉皮质后,老鼠仍然学得会恐惧,甚至更极端,连以前没听过的声音也一起害怕.所以,恐惧的学习不是发生在属于意识的皮质层.
于是,李窦切除了视丘,然后发现,老鼠就学不会对声音的恐惧.
但是视丘只是一个中继站,如果传到视觉皮质区的讯号非关恐惧,那这个中继站之后,还有甚么通路吗?
*李窦用追踪染色的方式找出从视丘出来的神经回路,他发现它们通往杏仁核.而当他切除杏仁核后,他发现老鼠也学不会恐惧.
李窦的实验显示危险经验有两条路进入大脑:
一条是意识,有理智的.我们称之为高路,它的路径也较长.
一条是潜意识,天生的.我们称之为低路,它的路径较短,触动时间也较短.
(以老鼠为例,高路要24毫秒,低陆只需要一半的时间12毫秒)
(待续)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