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恐惧 — 我所知道的恐惧,以及NLP的恐惧症快速疗法(四)

一些个案在丝雨的协助下,陪伴渡过快速恐惧疗法后都反映,再度忆起开关按钮(引发点)时,脑子里一片闪白、黑的无画面的,成功的移除掉脑子里的恐惧画面,降低了恐惧。

20150215_2

就像是电影MIB里一样,被拿着记忆闪光灯一照,大脑遗忘了什么,用这样的方式,达到降低恐惧的目的。
丝雨

分类:NLP
2010/08/17 23:16
(接续上篇)
杏仁核所记住的创伤事件有两个重要的特质:
1.它的讯息不及陈述性记忆完整.因为过多的信息会超过视丘到杏仁核的神经回路所能负载的容量,所以,快速反应以对身体在最段时间内对威胁做出反应,代价就是:
恐惧的记忆是模糊不清的影像,所以任何跟某个恐惧记忆中相似的物体都会引起恐惧.
(事实上,这不但不是缺点,还算得上是一个演化上的优势,对恐惧产生类化,得以在原始的生活环境中避免更多的危险.)

2.恐惧学习是一个”镁光灯记忆”,创伤事件发生时,你大脑中储存的不只是危险的标的物,还包括当时周遭的一切情境.
(我举一个催眠教材上的案例,一对夫妇在搬家后,先生突然不举,看了很多医师都找不出病因.后来在催眠中发现,他第一次性经验是在妓院中,那次因为太紧张,无法勃起,被妓女嘲笑,他羞愧得出门,而不敢对人说.新家的壁纸酷似当时妓院的壁纸.换过壁纸后,他又恢复正常.)
那么这个镁光灯记忆究竟是存在哪里呢?
有些科学家认为杏仁核并没有自己的储存系统来储放带有情绪的记忆,他只是在大脑其他地方制造出来的记忆上面加上情绪的记号.
2001年加州大学尔湾校区的麦高做了一个古典制约的恐惧实验.他在老鼠接受电击后,麦高将环单磷酸腺甘注射到老鼠的大脑皮质,环单磷酸腺甘是一个细胞的信使, 它可以增强神经突触的联结.
结果,老鼠的记忆增强了.
卖高的推论是这样,恐惧的学习不是记录在杏仁核,杏仁核投射到大脑的很多地方,在那里讯息被储存起来
.杏仁核这样说:”你现在储存的是很重要的讯息,请将它记牢一点.”
(这也促使另一个反动的观念开展,科学家现在使用乙型交感神经受体阻断剂,阻断身体过激反应自动化系统启动,同时也用在减轻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上.)

既然谈到杏仁核,我们就也来谈谈海马回.
海马回现在被认定是管控记忆编码系统的重要部分,这部分就跟陈述性记忆有关.我们同时也知道,当压力过大时,身体会释放大量的压力荷尔蒙–醣皮质素,会使海马回的神经元萎缩.
所以,也许对于创伤记忆为什么会从记忆中消失,但却一直在我们的肠胃中反应,可能有神经学上的解释:
压力使得海马回无法形成陈述性记忆的编码(有记忆却因为没有编码而无法被意识提取),但杏仁核却从’低路’取得创伤的讯息,并强化恐惧记忆.
这意味着,我们会受周遭事物引发恐惧(因为镁光灯效应的关系),但却因为一是无法提取过去记忆,而找不出过激反应的原因跟理由,所以,无法找出刺激–反应的关系,当然,永远不知道被甚么引发,而陷入恐惧或更严重的恐慌.
(待续)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