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的神奇力量by命运之轮小姐

其实刚开始认识丝雨老师时,只单纯的认为她教塔罗算塔罗,我从小就很喜欢看一些命理的东西,很喜欢神秘的东西,觉得很有趣。

20150601_04

关于道教的东西,我妈是说我很会被煞到,但是对我来说不过是小时候生病感冒不吃饭挫青屎,我妈都会带我去收惊,收惊次数多到,有一回在我五岁时,自己站在我家阳台对着外面拿着面勺(有洞很大的那种),然后就对自己挥,然后学那些帮我收惊的道姑念念有词,说什么三魂七魄速速归来之类的,我没有很相信或者不相信,长大后的我只把这些事情当趣谈。
第一次见到丝雨,就是在她的塔罗课程,除了她教塔罗,我甚么都不知道。
就在上到第三次课程时,因为学员间都会互相讲一些事情在课堂上讨论,有人口误说了在场只有四个人加老师共五人,有位学员她说了:「就讲给妳们五个听到喔!」由于现场是小包厢,虽然我也有一点感觉,但是我只敢打圆场地说:「唉唷~不要乱口误啦!毛毛的吶!」

然后看到丝雨笑而不答,我就傻眼了,直觉告诉我:「丝雨看得到」,而且小包厢里,不只我们4位在听!噗~!两枚震撼弹,吓傻了我~

后来回家细看了丝雨的部落格,才发现丝雨不但教授塔罗,还有一些道教背景,更重要的是,她真的看的到!
不知道我当下那么说,有没有惹毛那些好朋友?!(惊)
Anyway~这次会找丝雨作火供,我必须要承认,无事不登三宝殿,从我妈很爱带我去收惊这件事看来,就知道,仙姑说的话,我妈都很相信的。

有一次一个道姑乱说话,国中时期的我少女情怀总是诗,但我可是纯纯的暗恋,结果被讲甚么有我请女同学帮忙打电话给我,然后再改成男生来跟我讲电话。
那位仙姑到底是通灵还是养小鬼?讲这种没有的事,让我深深的觉得自己被污蔑,然后开始对这些法术甚么的感到很感冒。
我不是不信,但是因为她,让我觉得骗钱的多。
去年11月我换了工作,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敏感体质,但是新公司位于一栋大楼内。

说不上来,可以通往公司的有三部电梯,但只有一部第一次坐进去就让我感觉头痛头晕,有时还觉得有异味。然后渐渐地上班常常觉得头痛,思虑不清,一开始我只认为自己换了新环境还在适应。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过是公司的问题,只觉得要找自己探索自己,还去造访了自己的生命花园。法术类的东西,从来很少在我的思考名单里出现。

直到我发现我们公司在离电梯最近的门口,有设一个鱼缸,里面的鱼三天两头就死一只两只,鱼的活动力不强,看到有人靠近还会拼命躲,不知道在怕甚么。发觉异样后,我尽量很少坐那部电梯,但是总觉得本来充满乐观开朗的我开始更严重的消极,泥泞,头痛,很多东西很难思考清楚。但我很确定出公司后,就变得比较正常了。

看见命运之轮火供时,因为我是命运之轮小姐,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参加。
呃….应该是说我察觉异样了,但是我并不觉得有不好的东西在跟我,一直以来我相信有守护神在保护我,但是公司气场真的,不是很好。
但已经选择换了新工作,就只能先清清我身体里的负能量了。
很诚心诚意地做好这些东西,愿望单上也写下希望思虑清晰,直觉力超强,之类的愿望。
丝雨在过程中一直没问我为何来作火供,只告诉我可以多求点财,多点享乐轻松,直到火供结束后,她给了我一个除障香袋,才问了我为什么要来做火供。

其实说来也奇怪,火供这件事,是我在公司计算机看到的,一看到天赦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该把握得到命运之轮的机会,顺便可以清我的负能量,我就告诉爪子我要来。
将在公司感到不适的事情告诉丝雨后,她才点点头,因为从愿望单来看,我真的没甚么希望消灾解厄的愿望,再看看我身边也没甚么灵,所以她才好奇的想问吧?!

该不会全场我跟最多灵?所以才送我香袋!?(惊惊)
礼拜一开始上班后头痛的频率变少了,的确觉得好多了。
香袋也随身携带~

weixin_service weixin_Subscription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寄信到 520fortuna@gmail.com 询问小秘书
也可以拨打服务电话 886-930-580980
( 微信:UmiOcean) 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